TheBest_SherryLee

刀剑杂食,乙女耽美粮并存
慎。

(鹤x婶)吻

或者说——婶x鹤?
来源于群里太太的发问_(:з」∠)_送给 @yukina家的鹤球

鹤丸国永敲了敲门,“阿鲁几,还没好吗?我进来咯?”

拉开樟子门,女人瞥了他一眼,继续对着镜子涂口红。现代的化妆品真是奇怪,鹤丸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还弄断了几根,气的婶婶大发雷霆,罚他整整一周都要随远征队前往奥州合战地区。

简直噩梦。

女人穿着黑色小袖,跪坐在镜前。盘起的黑发与后领口间露出一截细腻白皙的脖颈,向下慢慢没入黑暗,引人无限遐思。

那是独属于东方女性含蓄美中,最为性感的暗示了。

女人从镜中斜了他一眼,黑色的眼线带着眼尾微微上扬,艳丽的容貌一派妩媚风流。

“过来下,鹤。把手伸出来。”

白衣的太刀付丧神大大方方的坐下来,伸出手。带着手甲的手指有两根套着指套,三根露在外面,“收四指食指指着我。”

鹤丸国永照做,“阿鲁几有什么事情吗……”

婶婶握住他的手,微微倾身,张口含住了他的手指。

湿热的触感从指上的神经末梢瞬间传至大脑,炸成烟花,炸的他头皮发麻,发根竖起。女人睨了他一眼,松开了口,末了舌尖调皮的划过他的指尖,皱了皱眉,“你手上还有茧子呢?”

“当然有啊。毕竟整天握刀呢。”

鹤丸国永一边回答,一边看着自己的手,食指上一个红色的圈,毫无疑问,审神者留下的。

女人啊。

“眼神真是危险啊,鹤。”女人笑起来,红唇弯起一个弧度,充满挑衅意味。现在不流行樱桃小口了,看习惯了也意外的好看。菱形的唇线绮丽精致,一丝不苟。“要一个吻吗?”

“哦?只有一个吻吗?”

“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鹤丸国永伸手扣住了那块他肖想许久的后颈,就如同看到的那样,光滑细腻,让人爱不释手。女人染了蔻丹的手指捧着他的脸颊,“先说好,不许动,我来吻你。你这鲁莽的家伙会把我涂好的口红弄花的。”

“真是残忍啊,阿鲁几——”

女人轻柔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含住他的唇瓣,舌尖轻轻勾画男人的唇线,带来一片难耐的酥痒,然后仿佛知晓他心中所想般,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随即毫不犹豫的离去,起身前还不忘回头看了眼镜子,口红还不至于花掉,就是唇线糊了一点,清晰的界限化作慵懒的暧昧。

女人重新整理好领子,挑了挑眉,“还能和我一起参加会议吗?”

鹤丸咬牙,他就知道,这女人只是喜欢撩拨他而已,“你先下去。我喝杯水。”

婶婶悠悠然起身,将茶壶和茶杯放到他面前,“给你十分钟,下不来我就带长谷部去。还有——”她的声音满含笑意,“记得把脸上口红擦干净。”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