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Best_SherryLee

刀剑杂食,乙女耽美粮并存
慎。

(主三条大佬x婶)失败的公主抱

狐婶与三明婶修罗场,略all婶
清水乙女向
ooc都是我的错
来自于触摸语音。

“阿鲁几希望我对您……公主抱?”
身形高大的太刀付丧神有些意外,有些像麻吕眉的眉头一高一低,大概是对新主人的要求有些意外,以及不解。他低头看着身形娇小的姑娘,思考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发现她细碎鬓发下的耳朵已经变得通红,手指也搅在一起,“对……对不起,是我冒犯了……”
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大冒险嘛!鹤丸国永这个家伙——
相比于本丸成立之初就被她锻造出来的鹤丸国永,小狐丸到来时间真的很晚,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个星期而已。死鸟一定是觉得她和小狐丸不熟,才故意提出这样的要求让她认输的!
可恶……
腰间一紧的同时脚下忽然一空。慌慌张张抬头,对方俊美而英气的面庞撞入视野,即使看惯了各种刀剑付丧神的婶婶也被这美貌震得一阵目眩,瑰丽的宝石红眼眸,一双狐狸眼微微上挑,“这样叫做公主抱吗?”名为小狐丸的太刀付丧神对这一项活动十分感兴趣的样子,说话时露出尖尖的犬牙,婶婶脸有些烧,心如鼓擂而声如蚊蚋,“不是……这个……这个叫举高高……”
“和抱不沾边啊。”对方轻快的语调带着点苦恼,手臂一收,小姑娘倏地撞在他胸膛上,这对化为人身的付丧神来说是绝对新奇的体验,原来人类的身体是这样温暖又柔软,和冰冷坚硬的的刀剑完全不同。
婶婶推了他肩膀两下,与其说是推,更像是摸了摸,力道与蜻蜓点水相差无几。
毕竟刀剑付丧神是为战斗而生的。
“哈哈哈,在玩skinship吗?”
“三日月!”婶婶挣扎了一下,差点掉下去。小狐丸赶紧搂住她,听说人类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他前不久还看到小姑娘迷迷瞪瞪下楼从楼梯上摔下来,头上磕了一个大包。鹤丸国永蹲在一边笑了很久,被随后赶来的烛台切·lv99·光忠拖去手合场,药研迅速把人扶起来,查看她脑门上伤势,一副紧张的样子。
他可不想被本丸之母教训。
逃了内番的老爷爷肩上搭着毛巾,丝毫没有将大典太丢在耕地里的愧疚,笑眯眯悠悠然坐下,“哈哈哈,主人和小狐的感情真好呢。”
小狐丸恩了一声,目光一转,“三日月这么说的意思是?”
“明明来了很久,小姑娘和老爷子并不亲近啊。”
平安老刀精笑弯了一双新月眸,却让人背后一凉。婶婶内心小人儿的表情如同梵高名作,啊啊啊啊那可是三日月宗近啊啊啊多少婶婶求神拜佛都得不来的名刀,她至今都觉得自己能锻出这把刀绝对是祖上冒青烟,恨不得把这位当祖宗供起来,哪敢随意搭话接近呢。
可如果能料到当事人会给出这样的评价,她一定会将对国宝的敬畏抛之脑后,对老爷爷上下其手的。
小狐丸哦——了一声,“即使三日月这样说,我也不会把阿鲁几让给你哦?”
香香软软的,实在太有意思了。湿润的下垂眼让人无端想起犯错的狗狗,
“那个……能不能放我下来。”她后悔了!她就不应该——
“唉?主人不是想让小狐公主抱吗?”
“哈哈哈,这样子可不是公主抱哦。”
“那个……我……我还有……”啊不要吵架,这个……救驾啊长谷部咪酱QAQ
也许真的有刃听到了自家主人的心声,很快找了过来,将婶婶从三条大佬的修罗场中解救走,烛台切无奈的看了一眼还没从修罗场中缓过劲儿,同手同脚走路的婶婶,“您还好吗,阿鲁几。”
小姑娘耷拉着脑袋,一副颓废的样子。摇了摇头,“不,不好。”她满脑子都是大冒险失败后鹤丸会怎么整她,心里苦的像吃了黄连。
“需要我为您打发鹤丸去远征吗?”
“不……啊?”
那张写满了‘你怎么这么熟练啊’的小脸实在太可爱了,真是犯规啊。
“那……草莓大福?”
“唉?”婶婶的狗狗眼立马变得pikapika的,嘴巴弯成了w形,啪地变成挂件扒上太刀付丧神的大腿,“要!要四个!”
今天的主上也轻而易举的被美食转移了注意力呢。
还是给鹤丸排上一周的无缝远征吧。
本丸之母毫无昔日同僚情谊地想到。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