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Best_SherryLee

腐国岛民,居住在遥远又寒冷的格拉斯哥。沉默寡言外冷内热,只跟熟人犯神经。

PC端steam用户,手游信奉氪肝才会欧,YYS和刀男基本满图鉴,一直在岸上晒太阳的乌龟,笑看不时跳上来的小海豹。脾气很好,不挂不撕顶多拉黑老死不相往来。

混乱CP,博爱党,乙腐通吃,但是产粮偏乙女向。人物...也不能说OOC吧,按照自己理解来,自家刀子精我说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敲桌子

(鹤x婶)无题

人妻婶与二手本丸设定,刃都不怎么正常。
双向暗恋,强行发糖,糖里有毒。

以付丧神的听力,不难察觉屏风后女子微微屏住了呼吸,短短几秒他的时间宛若停滞。然后随着一声轻柔的叹息,流动的空气带起整个世界的转动,庭中的流水蝉鸣,花朵的芬芳,风拂过叶梢,树影婆娑。

“不行。”

白衣的付丧神第一反应是笑,笑自己痴心妄想,企图将审神者独占。笑自己如此可悲,一点朦胧的爱意被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偏偏这女人轻描淡写的态度仿佛是拂去一点尘土。

“鹤生气了吗?”她轻声问道,带着哄孩童一样揶揄的笑意,是了,她总是将麾下的刀剑付丧神当做孩子一样对待。即使是风光霁月的五花太刀,大抵不过是个出阵服都穿不好的幼龄稚子。她会温柔地帮对方抚平衣上的褶皱,将护甲和配饰一丝不苟的整理好。不管是出阵还是内番,她包容他们犯下的所有错误——短胁们爱她,太打敬她,不出阵时刀剑男士们偶尔嘴碎,谈起主公过去,丈夫病死,儿子死于意外。上天给予她所有磨难,也正因如此让她来到他们身边与他们相遇。

“是有一点生气啦。”鹤丸伸手,将自己一头银发抓的乱糟糟的,“您也知道,本丸对您心存爱慕的不止我一个,虽然这样说有点自视甚高……不过您还是最喜欢我吧?如果我都失败了,大家一定会因为无法留下您变得不知所措的,会做出什么事情也不一定哦?所以——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理由啊……”

女人的声音从屏风后传过来,清幽缥缈,“再怎么说,不过是个人类,一期常说‘朝露般消散,此即吾生①’,我深有感触。仙鹤千岁,蜉蝣朝生暮死②,待我百年之后,留下的不过一抔黄土。结缘一事,休要再提,请回吧。”

鹤丸国永愣了一下。他站起来,踌躇半晌, 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上前推开了屏风。直直对上那双错愕的眼眸。

“这样柔弱的拒绝可是不行的。”他半跪下来,微微靠近了一点,嗅到女人衣上的熏香,大概是白梅。“主公大概不太了解平安时代的习俗。男方夜晚拜访女方,目的只有一个,求娶。”他笑起来,带着孩童一般的稚气与无赖,“主公不拒绝的话,就要成为鹤的新娘了哦。”

银色眼睫下的金眸熠熠生辉,带着雀跃与期待,“呐,告诉我您的名字吧?”

女人柔美娴静的面庞近在咫尺,他小心的伸出手指,指腹传来细腻的触感,与冰冷坚硬的刀剑截然不同。

他从未想过付丧神一旦拥有人身,索然无味的刃生会变得如此丰富多彩。彼时为刀剑,清清泠泠,只得斩切一切的锐利。此时已然为人,他看尽一切风花雪月,尝遍酸甜苦辣,着实有趣。

不知何时两人倒在塌上,女人三千青丝卧枕,贴身的雪色襦绊散开了一点衣襟,优美的曲线随着呼吸一起沉浮。有人喜欢二八年华的少女,自然就有人喜欢成熟妩媚的人妻——

鹤丸国永眉头一皱,忽然想起粟田口家总把人妻挂在嘴边的小鬼。这一家子都那么讨人厌。

“需要我教你吗,鹤?”

女人调侃的语调将他神志扯了回来,银发的付丧神俯身贴上她香软的身躯,伏在颈窝吸了一口幽冷梅香,低声道,“不胜感激——”

小剧场A

走进厨房的大俱利伽罗打了个哈欠,从冰箱里摸出了红豆。烛台切光忠有些诧异,“小俱利?”

后者沉默了半晌,“……昨晚鹤丸没有回来……”

太刀付丧神一副惊讶的表情,“啊?是吗?什么时候……”意识到自身也要侦查能力的男人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叹了口气,忧伤又欣慰地,“是要为主公准备红豆饭了呢。”

“……我觉得你应该给鹤丸准备。”

小剧场B

“一期哥好逊哦!阿鲁几都被别刃抢走啦!”早餐过后乱向粟田口兄长抱怨着,新桥色短发的青年笑了笑,没有接话。药研耸耸肩,“不如想想怎么应付包丁吧,他可是会闹的。”

“你们先回去,我有些事情。”

短刀们听话的先走一步,一期一振回过头,拐角处走出一个人,拖着慢吞吞的语调,“朝露般消散,此即吾生?”银发的太刀付丧神打了个哈欠,“丰臣秀吉大人说的不错,人类的一生真的很短暂。不过——”蜜色眼眸微微眯起来,“这样可悲的事实还时时刻刻被人提起,大概心里也是不痛快的吧?”

“如此,即是在下的过失了。劳烦阁下向主公转告一期一振的歉意。”他微微鞠了一躬,转身离去,没有丝毫被指责的羞恼,或者说粟田口吉光一生的杰作有什么反应,才叫人跌破眼眶。

鹤丸国永啧了一声,悠悠然踱回天守阁。

小剧场C

“哈哈哈,成功了呢,夜访问妻。”老年组坐在一起聊天喝茶的时候,某位大佬提了一句。鹤丸十分不雅地盘着腿,举着团子,连连点头,“对呀对呀,差一点就失败了。还好我反应过来,主公并不是真的在拒绝我,也选择了对的选项,不然就bad ending啦。”

莺丸叹了口气,鬼知道这只鹤脑袋里都装了什么,这是在玩恋爱向游戏吗?

三条大佬抿了口玉露,抬眼,眸中新月在茶水氤氲的雾气中影影绰绰,“所以,来真的吗?”

某只立马端正了姿势,“那当然了!”

如果忽略手里的团子,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啦!”他抓抓脑袋,“怎么说,愿言得配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③。鹤对伴侣可是很忠诚的。”

平安京的老爷爷盯了他半晌,笑弯了一双漂亮的眼眸,“鹤能这样想,想必也有觉悟了。甚好甚好。”

(歌仙:那个,鹤丸殿,那两句诗的意思……好像……不不不,算了)


①出自《淮南子·说林训》:鹤寿千岁,以极其游,蜉蝣朝生而暮死,而尽其乐。其实这句话原本的意思是很积极的,但是婶婶太悲观了,有断章取义之嫌。

②出自一期一振开门语音,也被认为是丰臣秀吉辞世句。

③出自《凤求凰·琴歌》佚名,抒发男子对女子苦苦追求之意。鹤丸不知道从哪听了一耳朵所以——恩(눈_눈)(鹤丸:谁给我写的剧本?谁?)

评论
热度(16)

© TheBest_SherryLee | Powered by LOFTER